文森特加洛志大才疏,孩子和父母之间的传承

这部电影在说什么呢?
坚持的温暖之情,感化了一颗退缩、不安的心灵。而这颗退缩、不安的心是值得同情的,因为这颗心的父母都是“问题成年”(对比“问题少年”)。
加洛(比利)回家一段,可见父亲对待加洛的冷漠、专制,用恐吓和威胁、不屑、咒骂的方式对孩子,缺乏共情、爱和关心;而母亲又是个没有能力担起责任(不能信任和依靠,反而可能相反,需要照顾)这样一个角色,问题父母养育出问题儿子一气呵成、顺理成章。
所以,加洛就是这样一个喋喋不休、充满攻击性、缺乏共情和理解、只顾自己、做事冲动等缺点一大堆的creep,但不是bad guy——
但,我想说的是,这不是他所能控制的,我们无法选择自己的父母,无法选择自己的成长环境,所以,在某种意义上,“父母祸害”这句话是有道理的,虽然很大程度上这些父母自己对自己的行为后果并不自知——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对他们并不愤恨,社会应该承担起责任,所以我对zf有意见。
因为加洛(比利)不能掌控自己的养育方式,所以他也很痛苦,你看他在骂过自己的朋友后跟自己的朋友道歉,又跟假温迪道歉,就是一个人在努力克服对自己小孩时被严酷和错误对待所不自觉形成的坏点,而且,似乎他还真的变好了。
电影本身并不是很出色。但也不赖。

图片 1

圣经《创世纪》里说,上帝用亚当的一根肋骨创造出了夏娃,从此世人有了男女之分。写圣经的人不知道,几千年后的今天,即便是再虔诚的基督徒,也得承认,女人才不是什么男人的肋骨造的呢,反而男人是女人创造(生)出来的。《水牛城66》这个片子看完之后,我更坚信了这一点。女人不仅可以创造男人,还可以毁灭男人,而唯一能拯救男人的,也只有女人。从这一点上来说,女人的物种属性可要比男人高级很多呢。 水牛城是美国纽约州西部伊利湖东岸的一个港口城市。如果没有这部电影,这个城市也许我一辈子都没听过。就是在这么一个小城里,出了一个伟大的文艺天才---文森特.加洛,自编自导自演自唱了这么一部半自传体独立电影。电影110分钟,气氛阴郁、清冷,略带黑色幽默。神经质的男主人公絮絮叨叨地讲了全片九成以上的台词,没有点耐心,或者对这种类型的片子不感冒的话,还真是难以坚持下去。片子从漂着雪花的阴天开始,男主比利结束了五年牢狱之灾,重获自由的他走出监狱大门面临老天给他开的第一个小小玩笑,既不是没有朋友来接也不是无处可去,而是找不到地方解决内急。生理上的痛苦加剧了他的神经质,致使他劫持了一个女孩儿--LAYLA--并强迫她扮演自己的妻子去见他的父母。原来在他坐牢期间,他一直跟父母谎称自己是为政府工作,有着美满幸福的生活。善良的女孩答应了他,陪他回家并在她父母前撒谎演戏,又陪他去打他最钟爱的保龄球,陪他忍受之前暗恋女孩的嘲讽,一天相处下来,两人之间渐渐建立起一种链接来,就在比利下定决心去找五年前害他坐牢的人同归于尽时,女孩与他之间微妙的关系彻底影响了他,让他做了一个重要决定---原谅仇人,从牛角尖里把自己解放出来,去重新爱这世界。故事的结尾,比利似乎是放下了心结,带着为女孩买的热巧回了酒店,那个女孩是否还在酒店里等着他我不确定。但我知道比利已经被她拯救,他的心里已经照进了一道光。我舒了一口气,发自内心的为他高兴。 故事开始五分钟,这部电影就被我划到了为心理学类,对电影里的比利,更是带着一种研究个案的兴趣来观察。电影通篇讲了两个字,关系。表面看似是男女关系,实际跟情爱无关,它更多展示的是母子关系,家庭关系以及一个男人和内心小男孩的关系。 比利有一对糟糕的父母。父亲冷漠暴躁,母亲忽视孩子作为个体人的存在。比利的出生,对他的母亲来说是一个错误,因为让她这个棒球水牛队的忠实粉丝,错过了水牛队的一场重要比赛,在那场比赛之后,水牛队再无胜利。母亲在比利“妻子”面前毫不避讳自己的懊恼,责怪比利不该出生。可想这样的话,比利从小到大听过无数次。母亲看似热情,实则对比利毫不在意。没有保留孩子的照片、不记得儿子对巧克力和啤酒严重过敏这样的事,也许这并不能说明什么,哪个母亲没有粗心的时候呢,但当我看到母子二人面对面的对话那一段,突然明白了比利为什么成为现在的样子。母亲热情地问儿子是否要喝些什么,比利答一杯水。母亲的反应很是搞笑,啤酒怎么样?姜啤怎么样?可乐怎么样?比利压抑着自己,反复强调自己只想喝一杯水,其他一概不想要,也不能喝,而这个母亲,就像耳聋了似的,喋喋不休又热情十足的打着岔,就是不肯递给儿子一杯水。这个聒噪的女人,既没有在用耳朵听别人说话,也没有用眼睛在看别人的需求。身为一个母亲,她看不到,也听不进去孩子的需求。这样的沟通对于陌生人来说是无效的,只能催发人的怒火。而对于一个孩子来说,长期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面对一个这样糟糕的妈妈,简直就是一场灾难。被看见,被理解和爱,是每个人的生命渴求。当不被看到,声音一再被忽略,人的心里会被激发出一股黑色的能量,要么向外攻击别人,要么向内攻击自己。比利无疑属于后者。他身上的那股敏感、软弱、神经质大概也来源于此。比利爱他的父母,尽管长期备受忽视,他仍在父母跟前寻求和证明自己的价值。为了证明自己的判断(或者是为了取悦母亲),他还在地下赌场重金下注水牛队,也直接招致了他的牢狱之灾(因为欠钱而替人顶罪)。他出狱后用走廊的公话打给母亲,假装自己过着富足体面的生活,而后又劫持一个漂亮女孩,回家扮演崇拜自己的妻子,种种匪夷所思的行为背后,都只是一个简单的目的----MAKE ME LOOK GOOD---不要让自己在父母跟前丢脸。 倘若说母亲的虚假热情还能给比利带来一丝幻想,那比利的父亲,这个对儿子全程冷漠又暴躁的老男人,可以说在比利外在行为上,起到了潜移默化的塑造作用。他把自己的阴郁、偏激、暴躁无常完全复制给了这个唯一的儿子。他曾无视孩子的苦苦哀求,当着小比利的面摔死了他最心爱的小狗。在饭桌上,不顾外人在场,仅仅是毫无根据的猜疑而跟比利发生激烈争执。法西斯统治只能培养出两种人:反法西斯战士和懦弱的奴才。长大后的 比利痛恨父亲的暴力,饭桌上,他就像个反法西斯战士一样给予回击,用的是跟父亲一模一样的方式。想起电影开端比利跟LYALA初次相遇就差点动手,以及厕所里对路人甲的暴力,导演几次展示出了比利的攻击性。可是矛盾的是,全片中比利那种无处安放的不安和软弱,又无疑表明他的内心里还是一个性格怯弱的小男孩。法西斯统治培养出来的两种人格在比利身上兼具,这种冲突这些只能给他带来更深的痛苦,他厌恶、痛恨这样的自己,却又不知道该如如何摆脱。在刺杀计划实施之前,比利跟LAYLA吵架后他又内急,奔跑在两个酒店之间,也许急需释放的除了尿意,更多是内心激烈冲撞的负面情绪。他在厕所里痛苦的揪着头发落泪,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祈求着上帝帮助自己,想死又害怕的矛盾煎熬着他的灵魂,看到这里我也落泪了。基因、家庭的印记、父母对待他的方式,这一切在比利还小的时候,在他根本意识不到什么发生了的时候,就已经把灵魂塑造成型,造成了他人生之路的艰难。 除了痛苦,也有能给比利带来快乐的东西,比如保龄球。比利在保龄球上非常有天赋,他从小得奖无数,球馆的个人储物柜子里堆满了大大小小的奖杯(奖杯为什么没有被摆放在家里?也由此推测母亲对他的保龄球成绩并没有引以为傲)。从监狱出来的第一天,也是计划离开世界的最后一天,在杀人再自杀之前,他还不忘再去看一看自己的保龄球。储物柜里除了奖杯,内侧还贴着小时候夺冠的新闻,以及下面,他暗恋女孩子的照片。这个小小的储物柜,装的是比利心中仅有的那一点点美好念想。 一心想着看望完父母就跟仇人同归于尽的比利不知道,上帝给他安排的美好,何止柜子里的这一点点,真正的美好,正是身边这个被他劫持的女孩。 作为电影的绝对女主,LAYLA的出场并不惊艳,电影开头我一门心思放在男主比利身上,甚至几乎没注意到这个女孩的长相。可随着情节的深入,这个女孩的美,开始一点点地展示出来,在电影的后半部,随着跟比利的互动原来越多,她的每个镜头也越来越耐看。 LAYLA并非受虐狂,在开始被劫持时选择服从也只是迫于无奈,但当比利解决了内急之后跟她那番真诚的道歉,她选择相信了他。随后她跟随比利回家,配合演戏并给自己加戏,素食的她为了照顾比利的面子,几次吞下了比利父母硬生生递过来的肉丸。她热情地回应着比利的父母,忍受比利爸爸的揩油,她所做的这一切,都只是为了做到对比利承诺的那样---MAKE YOU LOOKE GOOD---不让比利丢脸。跟比利的妈妈相反,这个温柔安静的姑娘,她听进去了比利的每一个要求。面对比利展示出来的一切,没有做任何评判。保龄球馆里,导演给LAYLAY安排了一段独舞。音乐响起,灯光打下来,LYALA跟着音乐无韵律的舞动,背后是保龄球馆的柱子,一切都是恰到好处的性感。身体是内心的展示,那段音乐和舞蹈是否在展示LYALA的内心,她在那一刻,看到比利的侧影,以及举手投足间难得的自信,想到这个可怜的男人的遭遇,是否内心已经有了微妙的感受?舞蹈的背景音乐是King Crimson 的《Moonchild》,据说这一段是导演也就是男主比利演唱的。我网上下载来循环了好几天,“Playing hide and seek with the ghosts of dawn(与那鬼魂的迷踪一起躲藏), waiting for a smile from a sun child (期待着太阳的孩子带来的微笑)”,每次听到这句,都会想起比利那张忧郁的脸。这里插一句,保龄球馆里的工作人员桑尼,我真的很喜欢这个角色,他言语不多,在比利五年牢狱期间,为比利默默保留并续交了会费,被比利认定“你是我的朋友”时,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憨厚地笑了笑。 关系,是我理解的这部片子想要表达的主题。母子和家庭关系中,比利深受其害,成长为一个性情极度内向的隐藏型躁郁患者。这个外表高大的男人内心,住着一个敏感脆弱的小男孩。他几乎没什么朋友,唯一的玩伴是那个脑子不太灵光的洛奇。洛奇虽然给坐牢的比利寄葡萄干,帮比利给父母定时寄送卡片,然而比利跟他之间是否是一种平等的、可交流、有反馈的关系,从片子呈现出的几段对手戏来看,似乎不太成立,比利在这段友谊中无疑是说一不二的一方。而跟LYALA的短暂相处中,喜欢发号施令的比利看似是强势方(挟持方),实则LYALA更主动一些。LYALA无意间 建立的一种平等关系,比如像朋友一样倾听、在比利因马上见到父母而紧张到胃痛时给予安慰、大部分时候尊重比利的要求,偶尔也会表达自己的不满,种种行为都表明这个女孩把比利当成一个平等位置上的独立个体来对待(看似简单,实际很多人做不到),而压抑、孤独久了的比利并不适应,也因此逃避。LYALA对比利的好感,也许是源于看到了比利的与众不同,也许是被激发出的女性特有的母爱使然,她不离不弃主动示好。这对于从没有恋爱经历或者亲密关系,甚至连正常的二元关系都很少经历的比利来说,是全然陌生的。酒店里洗澡那一段非常有意思,LYALA的主动进攻和比利的被动防守形成鲜明对比。比利面对LAYLA的主动示好,开始时严守地盘划清界限,而后一点点退让,最终内心里的坚冰慢慢融化了。背景音乐响起来,几番拘谨和犹疑、小心翼翼的试探后,比利终于把头埋在LYALA的怀里,蜷缩着睡着了。这一刻,比利退变成一个小男孩,一个婴儿,终于被得以拥抱,被触摸,这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夜晚,尽管比利对此毫无所知。 故事的结尾,淘气的导演跟观众玩了个小把戏,用几个表情扭曲夸张的定格画面展示了一场血腥谋杀,当然这都是比利幻想出来的。实际上比利看到了仇人那一刻,突然释怀了,他扔掉了手枪,给好友电话,他没有再叫洛奇傻子,没有居高临下,而是兴奋又真诚了讲述了自己见到仇人那一刻的感受。这也许是比利不多的坦露内心的时刻,也许是第一次。比利把自己把牛角尖里解放出来后,那种轻松感驱使他奔到咖啡店,点了LYALA想要的热巧外,他还第一次主动跟店主搭话,热情地多买了一块心形甜饼送给邻座的陌生人。我理解他那一刻的举动。每个人都有过那种如释重负后的快乐吧,恨不得向所有人释放自己的善意和友好,何况,就在咖啡店对面的酒店里,还有一个善良美好的女孩在等着自己。 LAYLA,这个善良、单纯、包容、宽厚,这个值得一切美好词汇来形容的姑娘,拯救了比利。相比于妈妈的无视和不回应,这个伟大的姑娘,像天使一样,用无条件的接纳和包容,拯救了比利。这一刻,真心为比利高兴。可是这高兴也仅仅只是电影结束的这一刻。比利与LAYLA之后的日子,随便想想也知道不会太容易。亲密关系的建立和经营,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值得一生去学习的难题,比利之后的路不会太好走,糟糕的父母依然存在,内心住着的那个小男孩也不会一夜长大,天使还可能有一天会飞走,但是最最最重要的,是比利的心里已经有了光,那里不再是一团黑暗。 《水牛城66》这部片子是一个喜欢电影的朋友介绍我的,他说这是他最喜欢的三部片子之一。作为重点私荐,这部片子我看了两遍,应该还会有第三第四遍。电影,可以说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之一了,人类喜欢看电影,也许是喜欢猎奇故事,也许更多时候是透过故事可以看到自己。人的一生总是要面对各种各样的问题,解决掉旧的还会有新的,原生家庭的过,突发的外部灾难,有时候甚至找不到原因,就像比利在洗手间扯着自己的头发对上帝的祈求一般,但假如你不信上帝,那就擦亮眼睛留意身边下身边的天使,假如你也不信有什么天使,那就相信自己吧,主动去建立一段关系,用心经营一段关系,能拯救你的,也许就是这么一段关系。

图片发自网络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树杈上荡秋千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柏恩说:人一生下来就好像公主或王子,在父母的亲吻中变成了青蛙和怪兽。

孩子最早的人格来源于对父母的模仿,或是对父母行为认同的强化,孩子通过不断模仿父母,使得家族基因代际传承下去。可见,人们早期的经历影响着以后的行为模式。

许多人的童年都充斥着不安和混乱,教条式的严厉管教夹杂着过分的纵容和忽视,因此形成了令人迷惑不堪的生长经历。

有着这样童年经历的人们认为情绪是懦弱无能的象征,所以他们很难将自己的情绪外化表达,也不轻易地表露情感,即使意识到情绪流露,也不愿承认。

父母或其他养育者虽然为子女童年提供了丰富的物质基础,但是对于孩子的情绪缺乏回应,会加剧情感表达的受阻,造成情感匮乏以及情感被剥夺的体验。

比如当孩子表现烦躁不安、哭闹不止时,父母都会给他买贵重的礼物或者带他去昂贵的餐厅就餐,但从未理会过他的情绪,或是倾听他的感受。父母似乎很大方,但这种慷慨却有破坏性,让孩子无法体会怅然若失的内在感觉。

这些被溺爱和纵容的孩子虽然有对父母产生认同,和与重要客体建立关系的能力,但是这些孩子的人格还是存在着某种缺陷,心理上有些障碍。

图片 2

图片发自网络

人们一般会从父母和其他养育者给予的爱和赞赏中获得自尊。当父母不能作为产生自尊的来源,那么,内部自我便成为唯一投注感情的对象。

而家庭环境越混乱,父母越是缺乏能力或是管教不当,儿童便越是无法无天,无视冲动的后果。

儿童永远精力旺盛,他们会比较自我,不关心别人的需求,随心所欲地逃避责任和掩盖事实,如果在成长过程中,不能给儿童制定相应规则,对儿童长期地约束和管教,他长大后就会变的自私自利、自我为中心,甚至自命不凡。

有些家庭的父母时常觉得孩子是自己的一部分,对自己的心意能够心领神会。比如孩子能体会父亲不在时母亲的焦虑,会主动承担父亲的职责,帮助母亲承担起照顾弟妹的责任。这类孩子长大后就会产生困扰,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遵从内心的想法,还是外界的要求。

有些父母一直坚持认为子女是自己自恋的延伸,一定要子女按照父母的意愿选择学校、专业和职业。

而饱受创伤的父母,常常会不知不觉地使孩子产生认同的困惑、模糊的羞耻感和空虚感。父母潜移默化的信息,像“你和我不一样,你现在什么都有”,是孩子困惑的始作俑者,因为没有人能拥有一切,每一代人都会面临不同时代的困扰。

孩子如果将自信和自尊与父母的目标相连,这是一种有害的传承。

父母如果对孩子的需求置若罔闻,忽视孩子需求,或者父母对孩子过度紧密,期望过高或过度卷入,都会使孩子变得自我满足,回避他人和避免与人亲近,对他人比较冷漠和退缩。

如果父母过度侵入地关怀,而且还缺乏共情,那么孩子长大后极有可能在渴望与回避,亲密与疏远之间举棋不定。

孩子对于父母的传承不仅是基因的遗传,还有家庭教养环境的影响,对父母行为的模仿,都会形成孩子的人格基础。孩子的传承不仅是父母家族血脉的延续,也是父母潜移默化行为的延伸。

本文由365bet平台网址发布于365bet亚洲官方投注,转载请注明出处:文森特加洛志大才疏,孩子和父母之间的传承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