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若懂你,那一刹那的繁华

     几年前学编导的时候曾经看过几部王家卫导演的作品,那时候可能是因为年轻根本就看不进去,一部片子的睡点多的连我自己都无语。前些日子翻看以前写过的影评,一部《重庆森林》的影评让我哭笑不得,其中拼凑敷衍的痕迹那么张扬,不知为什么老师还会跟我打分,回想了一下电影情节,发现除了片名和导演演员几乎记不起什么,所以我开始重新翻看这部经典之作。
     经过了岁月的沉淀,果然在心境和感悟上到达了一个不一样的高度。且不说观影的感悟就仅说观影后的感受就同以前大不相同,我所认为的好的片子,一定是要我在某些方面能产生共鸣的,至少能让我在心理上觉得被打动,不一定要高潮迭起但一定要有某一个细节令我动容。
     于是我开始重新看曾经没有让我看明白的王家卫的一系列的影片,《春光乍泄》便是其中之一。
      在Cucurrucucu Paioma的背景音乐下,黎耀辉(梁朝伟)与何保荣(张国荣)开始上演。
     我不知道别人怎么看待同性之间的爱情,我记得我看到过的一句对于同性恋我认为是最贴切的诠释“我只是爱上了一个人,而他恰恰和我是同性,如此而已。”或许在这之前我还不能很好地表达出我对于同性恋的感受,但是当我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突然觉得是那么的贴切。
    爱情是两个人之间的感情,而不关乎两个人的性别,不应该因为这些限制而失去了爱一个人的能力,里面有句台词我很喜欢“原来我以为我和别人不一样,其实寂寞的人都一样。”而我想说“原来我以为同性恋同异性恋不一样,其实爱情都一样。”在黎耀辉和何宝荣的感情中他们有甜蜜有争执,有对于另一半的占有欲和体贴感,感情中总有那么一个人处在主导地位,一句“让我们重新开始吧”就可以轻易地抹去过往的一切心酸与不甘心,而在同性的爱恋当中还有的就是不能轻易告白的酸楚和不被理解的逃离。
    从那盏印着瀑布的灯到最后Iguazu实景瀑布,是黎耀辉对于何保荣爱情的一段心理历程,一开始的追随寻找,到放弃,到主动查看地图,然后又放弃,到最终一个人去看到实景。黎耀辉在这段感情里由被动到主动,在两次无奈的放弃过程中,磨光了他对于何宝荣的幻想,在自我探寻中决定只身一人去寻找,也是一种祭奠,在如此宏伟的景观前,一个人祭奠逝去的爱情。
    而对于何保荣来说,不是每一句“我们重新开始”都能有回应,不是每一次回头那个人都会等你,当看到他在黎耀辉租的房子里抱着他曾经盖过的毛毯哭泣的时候,把买来的每一盒烟都认真罗列整齐的时候,我想他那时已然能够明白黎耀辉为他盖上毛毯时的温暖是发自内心的,以及在彼时黎耀辉因为怕他晚上出门而买了那么多的烟在家一盒一盒的排列时的心情与感情有多么的无奈与卑微。
    喜欢里面黎耀辉为何保荣盖被子的凝视到第二天何保荣注视黎耀辉的睡脸的两个镜头,起承转合衔接巧妙,那种不言而喻的爱恋满满的想要溢出来一样,但却又不能让对方知晓,悄悄地表现,静静地期待。
    印象深刻的还有何保荣后来去屠宰场做屠夫,因为失眠加班冲洗污血,水流冲过,干净一瞬,血水复而漫上,就像他当时的心情想要忘记却终不能彻底释怀解脱,满眼的血水满心的疮痍。爱与不爱差的不仅仅是一个字,而是万水千山的距离和拨开云雾的勇气。
    最后的最后,仿佛可以重新开始的黎耀辉,却只能拿的一张照片继续开始新的怀念的挣扎。
     有太多的情感想要表达却不知该如何去诉说,或许在这样的爱情面前所有的语言都显得惨白无力了,只能寄情于奔腾不息的伊瓜苏瀑布。

若那时,选择的是你,是我,我们又该做何选择?我们终究只是一群看官罢了。

有一天,黎耀辉在酒馆门口遇到了与白人勾肩搭背走来的何宝荣,脸上一阵怅然,目视着他们走了过来,何宝荣却像没有看见他一样,径直走进酒馆。黎耀辉在窗外徘徊许久,张望着酒馆里面,却看到了何宝荣与白人男友的缠绵热吻。黎耀辉等到何宝荣从酒馆出来,看着他们一行人坐车离开,就那样注视着车越走越远,这时何宝荣回头去看黎耀辉一个人孤独的身影,露出落寞的表情。王家卫将镜头对着何宝荣一个人,拍了很长的特写,就好像此时只有何宝荣一个人一样,周围的一切热闹和喧嚣都与他无关,他的内心是孤独寂寞的。

黎耀辉带何宝荣去看医生,治疗,并悉心照顾好何宝荣的生活起居,黎耀辉为何宝荣做饭、擦洗身子,他会为了何宝荣而满怀醋意地阻止他上街,以至于为他买上好几个礼拜的香烟;他会为了何宝荣而拖起疲惫不堪的身子带病为他做饭,仍不忘在炒饭中加入鸡蛋;他会为了何宝荣而用酒瓶子去砸打伤了何宝荣的洋人同志,以至于最终丢了工作。

这世间有多少人的爱情是在付出却得不到回报的失衡中消失殆尽的 ,又有多少人像黎耀辉一样在爱地筋疲力尽后转身离开,像何宝荣一样失去真心爱他的人之后才懂得珍惜。“不如让我们从头来过”这句话可以轻而易举地说出来,可是有多少爱是可以重来的。

何宝荣与黎耀辉是一对同性恋人,两人同往阿根廷游玩,一日,因何宝荣从地摊上买回一盏瀑布灯,灯罩上的那条瀑布令两人心生向往,于是两人决定一起去寻找伊瓜苏瀑布,途中,却因为看不懂地图而迷了路,不得不停留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然而,何宝荣因嫌黎耀辉太过苦闷,在旅途中一言不发而选择离开了黎耀辉,消失在马路的旷野中。

黎耀辉细心地照顾着受伤的何宝荣,给他擦身体喂他吃饭,看似不耐烦,其实内心很欢喜;何宝荣心安理得地享受着他的照顾,看似不满意,其实很开心。俩个人总是斗嘴,黎耀辉不愿和何宝荣同睡一张床,宁可睡沙发,何宝荣极力争取和他一起睡,像一个小孩子一样缠着他,让他不胜其烦,只能由着他去。黎耀辉半夜被何宝荣吵醒起来给他下楼买烟,只因为何宝荣想抽烟可家里没烟了;黎耀辉每天给何宝荣打电话,为他做喜欢吃的饭,甜蜜而幸福;何宝荣教黎耀辉跳舞,两个人相互依偎着,随着悠扬的音乐摇曳着舞姿,亲密无间。这是他们最幸福的一段时光,最甜蜜的一段回忆。

何宝荣修好了坏掉的瀑布灯,突然发现瀑布下,站着两个人。何宝荣知道此生再无望找到黎耀辉同他讲“重新来过”,只能抱着黎耀辉留下的被子在狭窄的房间里失声痛哭。

幸福总是短暂的,稍纵即逝。渐渐地,俩人又开始互相猜忌,何宝荣听到电话对面有一个男人的声音,怀疑黎耀辉在外面有了别人;黎耀辉看到何宝荣每晚打扮地花枝招展出门,猜疑他出去和别人鬼混。俩人的矛盾越来越大,俩颗心越走越远,不断的争吵不断的埋怨,终于让他们的感情又一次走到尽头。黎耀辉在经历失败的感情之后,筋疲力尽,也终于想通了一切,他只想攒钱回家。他换成了屠宰场的工作,迅速攒够了钱,办好了签证,实现了回国的愿望。他在回国之前,又去了一次尼加拉瀑布,站在汹涌澎湃的瀑布底下,他被淋湿了面颊,满脸忧伤地说“我终于来到伊瓜苏,觉得好难过,因为我始终觉得,站在瀑布下面的,应该是两个人”。

影片的最后,何宝荣回到了黎耀辉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旧居里,却发现黎耀辉早已离开此处,只有那盏瀑布灯和自己的护照留在桌上。荣打扫了房子,用毛巾擦洗着地板,像从前黎耀辉一样,买了好几个礼拜的烟,整齐的罗列在桌子上,床头上,柜子里,似乎黎耀辉从没离开过一样。

何宝荣经常来小酒馆,与形形色色的白人,黎耀辉总是在酒馆外抽着烟――寂寞的香烟。他们彼此保持着距离,却又暧昧不清。何宝荣来找黎耀辉,说要和他重新来过,被黎耀辉决绝地拒绝了,只留下何宝荣一个人在床上啜泣,哭得伤心难过。有一天,何宝荣满身是血地来找黎耀辉,倒在他怀里,黎耀辉拥着他,温柔又心疼。原来何宝荣因为把白人男友送给他的手表送了黎耀辉,被狠狠地揍了一顿。在空旷的医院,他对黎耀辉说:“不如让我们从头来过”。他们坐在汽车上,何宝荣慢慢地将头靠在黎耀辉身上,无比惬意无比安心。这时画面由黑白变成彩色,摇晃的镜头,昏黄的光线,暧昧的气氛,像极了《花样年华》中的场景,同样是两个孤独的人,同样是两颗受伤的心,同样是爱而不得的伤感无奈。

但在某一天夜里,何宝荣踉跄地来到黎耀辉的住处,浑身是伤,原来,他因把洋人送给他的手表转送给黎耀辉而遭到洋人殴打至头破血流,黎耀辉将何宝荣安置在自己的住处,尽心照顾着,在为何宝荣清洗衣物时而拿走了何宝荣的护照,黎耀辉以为这样就能守住何宝荣,留住他那颗生性好玩的心。

开头是黑白电影,张国荣和梁朝伟俩人赤身裸体地在床上缠绵,看得我面红耳赤,心里小鹿乱撞,直想捂住手机屏幕,关掉手机声音。一阵惊惶过后,我才又重新回到电影的氛围当中。张国荣饰演的何保荣和梁朝伟饰演的黎耀辉总是不断地吵架争执,互不相让,就像许许多多的普通男女谈恋爱一样。终于,何宝荣嫌黎耀辉太闷了,想要俩个人分开一阵,决然地离开了他。离开黎耀辉的何宝荣靠着白人男朋友生活,夜夜笙歌,纵情生活,但他的脸上却并没有真正开怀的笑容,倒像是借此寻求一个排解自己苦闷的出口。而黎耀辉在何宝荣离开之后做了小酒馆的侍者,过着并不如意的生活。

倘若,那个时候,何宝荣能够明白黎耀辉的心意,好好珍惜,又或者,黎耀辉仍能一心一意地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等着何宝荣,那该有多好,当然,这只不过是时间的一场捉弄罢了。

“曾经有一份真挚的感情摆在我的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才追悔莫及,人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几百年之前至尊宝深情款款地对紫霞仙子说出这番动人的话,几百年之后何宝荣亲自践行了这番话,将未说出口的后悔深埋在心底。

《春光乍泄》是一部由王家卫执导,张国荣、梁朝伟、张震主演的文艺片。王家卫是一位很含蓄的导演,擅长于以细腻、含蓄的手法将主角的心态和情绪展现得淋漓尽致。正如王家卫的其他电影一样,看一遍很难将整部电影中所要表达、传递的感情和情怀看懂,需要我们细细去体会和感悟。

看过墨镜王的很多电影,唯有《春光乍泄》让我一直想看而不敢看,因为它是同性恋电影的缘故。我一直对同性恋有着特殊的情感,嘴上说着完全可以理解这种感情,但若真让我看到生活中的同性恋,内心还是很抗拒的,总有此非我族类的不适感。即便如此,我还是奔着梁朝伟张国荣的盛世美颜和墨镜王的电影风格去看了,结果除了没有女主角,还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黎耀辉在屠宰场攒够了钱,决定返回香港,在回香港之前,黎耀辉开着车去寻找那条伊瓜苏瀑布,最终来到瀑布下,心中无限伤感,原本是一场两个人的旅行,却只有一个人到达了目的地。他决定返回香港,途中去了小张的家,没有见到小张,却见到了小张,却见到了小张的父母,并有所感悟:一个人要想在外开开心心地流浪,就要有一个可以回去的地方。

何宝荣打电话给黎耀辉,被告知他已经退房了,他来到黎耀辉已经离开的家,发现了被黎耀辉修好的灯和藏起来的签证。黎耀辉走了,彻底走了,这次真的只留下他一个人了。他知道自己挂在嘴边的“不如我们从头来过”已经没有人可以对说了,也知道自己这次再也找不回黎耀辉了。没想到最先离开这段感情的是无限包容与迁就何宝荣的黎耀辉,那个何宝荣一句“不如我们从头来过”就回到他身边的黎耀辉。

也许,在生活的某一瞬间,你会突然想起某句电影里的经典台词,那时,唯有万千思绪涌上心头。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骷比酷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黎耀辉在与小张的交往中两人成为了好朋友,在小张攒够了钱即将去美洲的最南端时,两人来到酒吧里喝酒聊天,小张答应把黎耀辉的不开心录在录音机里,带到美洲最南端。黎耀辉感到心里难过,却又难以说出口,最终,当小张到了美洲最南端的时候,打开录音机听到的却只有哭声和哽咽声。小张走后,黎耀辉为了筹钱返回香港,又转去了一个屠宰场里工作。

可是,爱情并不像何宝荣所想的那样,他以为,那个曾经最爱自己的人,会一直包容自己的任性、小脾气,会一直等待自己,等待自己归来的那天,可他却忘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而他最终也没能等到黎耀辉。倘若在那时,我若懂你,你若等我,该有多好。

当初,黎耀辉以为藏起何宝荣的护照,就可以将何宝荣守在身边,可他最终还是输给了命运的捉弄。

图片 1

两人分手后,黎耀辉在小酒馆做迎宾挣钱过活,而何宝荣则靠同洋人同志的交往来维持生活,但两人心中仍旧彼此牵挂。

两人曾在深夜的厨房里相拥而舞,这段美好的往事一直留在两人的心里。

当初,黎耀辉在父亲朋友的公司上班,因拿了公司的公款后离开公司而与何宝荣来到阿根廷旅行,他们曾经那么的爱对方,甚至以为,只要两人真心相爱,就一定可以携手走完这一生,殊不知,在时间的洪流中,他们还是走散了。

《春光乍泄》讲述的是一对同性恋人前往阿根廷游玩,两人因好奇而决定去找寻伊瓜苏瀑布,不料中途迷了路而不得不留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结果两人产生了一系列的矛盾而最终分手的故事。

何宝荣有意与黎耀辉“重新来过”,虽然黎耀辉心中挂念着何宝荣,但也几次三番地拒绝了何宝荣。他害怕何宝荣以后会再次离开他,他也无法再一次忍受失去何宝荣的痛苦。

何宝荣在两人曾经住过的房子里住了下来,只是再也没有人会为他做饭、擦身、晒被子,再也没有人同他吵架、斗嘴,再也没有人满怀醋意地阻止他上街,再也没有人陪他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住房的小厨房里,款款起舞,深情相拥。

在1997年,导演王家卫凭借《春光乍泄》获得了第五十届戛纳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奖。

图片 2

后来,黎耀辉去了一家餐馆当厨师,认识了私自离家出走选择周游世界的小张,(也在餐馆帮工攒钱),何宝荣因为一个电话而怀疑黎耀辉和小张有染,伤愈后的何宝荣又经常上街,同时也令黎耀辉也怀疑何宝荣在外另有新欢,两人之间产生了信任危机,产生了矛盾。

何宝荣想要离开,黎耀辉却始终不肯将何宝荣的护照还给他,何宝荣最终选择离家出走,从此两人避而不见。

若那时,我若懂你,你若等我,该有多好。

“黎耀辉,不如我们重新来过。”这是电影《春光乍泄》里何宝荣的口头禅。也是众多影迷心中最扣人心弦的经典台词。

本文由365bet平台网址发布于365bet亚洲官方投注,转载请注明出处:我若懂你,那一刹那的繁华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