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Hong Kong)中华电力有限公司影语言的采纳

电影快结束时,脑海里闪出这样一句话:那么好的电影,我竟然现在才看。
而要说出这部电影哪里好,却不是件太容易的事。
故事自然流畅。
一些细节值得品味。结尾定格在曾经的师长在过机场安检时举起双手的画面;两位老人听到办喜宴,立即舒展了愁眉,有了笑容……
东西方观念上的差异。送礼物也好,对同性之恋的看待方式也罢。
……
可以这样说,一部自然流畅的电影加上许多值得品味的细节,最终成了我们看到的,经典影片。
昨天看了《饮食男女》、今天看了《喜宴》,有一个很强烈的感觉:一本好的电影首先一定要有一本好的剧本。剧本奠定了整本电影的水准。从这个方面来说,一个好的导演,如果有优秀的编剧能力,其电影水准必然能进一步提升。因为编剧在写剧本时,脑海里会浮现TA所认为的适合剧本的画面,而编剧又是对剧本最有透彻感悟力的人,这样的画面可能是导演所无法体会到的。而这,我想,或许就是李安能把电影拍得如此自然流畅的一大原因所在。
说到同性恋。还记得之前与朋友聊天时我说,如果未来自己的孩子是同性恋的话,我肯定不会介意。任其自然发展,无关我任何。而这样的观念,若是放到几十年前,想必极其罕见。曾经,中国人关于“传宗接代”的思想尤为严重,这一点,在现代中国城市,已很少见。我想这与个体独立性的加强有相辅相成的关系。显而易见,对这一点,李安有他自己的看法。而这部电影,也使很多人,对这一命题重新加以思考。
看完这部电影,我开始钦佩起李安。

看完了《推手》《喜宴》,父亲三部曲也剩下最后一部、也是我们最爱看的一部《饮食男女》,这部电影与前两部不同在于,《推手》《喜宴》都是小孩让父母失望,自下而上的革命,而《饮食男女》却是父母令孩子失望,自上而下爆发的革命,食色、性也贯穿着整部影片,下周,让我们细聊《饮食男女》,继续走进李安。

这场骗局的开始是从威威和伟同的共同“利益”出发的。威威为了得到绿卡,伟同为了不再相亲,也是为了让父母安心。骗局的最终其实也算是一个大团圆的结局,伟同还是跟赛门在一起,威威拿到了绿卡,高爸爸高妈妈可以抱孙子。但是结尾的地方还是给人留下了些忧伤的感觉,一个退伍老军人对美国文化的投降,威威为了能在美国立足而付出的代价,他们面对的美国是一个残酷的现实。然而对于伟同,美国是一个庇护所,在这样的环境中他可以做一个同性恋者而不必隐瞒躲藏。导演要告诉我们的是,中美的文化差异是一种客观的存在,它并非不痛不痒,但也不是有意要去刺痛某些人。

在《推手》中我们提到了李安的中庸之道,在《喜宴》里这个招数也成了最终解决问题的方法。电影结尾,我们发现父亲早就知道了真相,他听、他看、他了解,所有人都不敢告知真相的父亲,反而是为了自己的愿景(抱孙子)做出牺牲最大也是做戏最深的,中国人讲厚道,就是装糊涂,各取所需,当然没法完全拿到他想要的东西,于是各退一步。这种中庸之道多数人奉行,原来古典教养下的人在生活里就是如此行事,只要过得去,大家就睁只眼闭只眼。你要求“求全”,就一定要受些“委屈”,李安说:腐败到了头才会去革命,日子还能过,大部分的人也就这么安生地过下去了。但纯真丧失之后,再想回头,那也显得假气。

伟同把父母接到赛门家,要去结婚公证之前的那段场景,整个场景主要用了三个摄影机的位置,一个是从赛门的视角拍父亲母亲,一个是从赛门的视角拍威威还有一个是过威威的肩拍伟同与父亲。我觉得这是非常有张力的一段,从一个平静的早餐开始,伟同说出要结婚的消息对于父母来说很突兀,甚至说不可接受,对伟同和威威来说却是早有准备。而赛门是打酱油的,所以将两个摄影机的位置安排给了赛门的视角。我把这一段看成是餐桌上的文化碰撞,也是伟同与父母的第一个正面的矛盾碰撞。其实结婚就是一个形式,但是中美文化对于这个“形式”有不同的认识。伟同说“我结婚又不是为了跟人家交代”,而母亲说“不为了跟人家交代,你接什么婚啊”。很明显是不同的思维方式。对于东西方思维方式的不同,很多人做过很多的研究。大致上认为,西方人按照事物的属性来看待问题,东方人按照事物的联系来看待问题。在母亲的思维里结婚不是自己的事情,它是人际交往的一部分,而在伟同看来,结婚是自己的事情,了不起跟自己的父母有关系,跟其他人没有任何关系。

从《推手》到《喜宴》,李安之所以还怀念过去的伦理,是因为旧秩序曾经提供我们安全感,也因为过去的教养形成我们人格的一部分,导演自然会流露出自己的感怀,一种随风而逝的感伤,是李安的切身感受。甚至在从上海离家到美国闯荡的威威身上,也映射出离台定居美国的李安,在身份认同上有着飘零的迷惑感。

值得注意的是开篇的这个在健身房里的场景,在后面的片段中也再次出现,也是男主角一边锻炼一遍听母亲寄给他的录音带。在后面的片段中导演借由赛门的口说出了,伟同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去健身房,间接道出了伟同对于父母为他相亲这门事的反感和苦恼。男主角对于相亲这件事的态度在观众看来是十分明确的,他不会真的去相亲,但又不能把事实告诉父母。尽管他的思维方式生活方式已经完全的美国化了,但他也深知传统的中国文化是难以接受同性恋这样的事情,更别说他还是家里的独子需要他来传宗接代。可想而知,伟同的心里是非常痛苦的(后面的片段里讲到这是他将尽20年的秘密),但是电影里没有哪个镜头拍的很深沉凄惨来表现男主角的痛苦。我想这是李安特意安排的,在伟同向他母亲坦白的那个片段,完全可以让男主角来一次发挥,将多年来的压抑一次性的发泄个够。但是这样就失去了李安对故事举重若轻的驾驭功力。李安用这种间接的方式来表达男主角的心境,从电影叙述的角度表达了东方人的含蓄(这里是指李安)。

张爱玲说:“生在这世上,没有一样感情不是千疮百孔的。”

《喜宴》中几乎没有远景的镜头,故事的叙述环境也基本上是限制在曼哈顿这样的一个小的区域里。导演的目的就是让观众把心放小,把这部电影当成是一部小制作的家庭剧来看,然而在内容上却是探讨的中美文化差异这样的大主题,这样的表现方式实际上是用几个人的生活来映射这些夹在文化代沟中的一大群人。集中的表现是在婚宴上,平日里低调压抑的东方人发泄出来却是如此的狂热,这让席间的美国人看得大跌眼镜。

给我最大感慨的,是电影里儿子试探父亲呼吸的场景,女儿说一口上海话向老家报平安的画面,还有电影最后一幕双手高举的老父亲,对人生缴械投降,我们总想做个“真人”,却往往只能做个“好人”。

© 本文版权归作者  AlfredDuck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李安说,百年来,何去何从的身份认同问题一直是个纠结与迷惑。伟同在电影中有两个身份,一个是赛门的同性男友,一个是老高孝顺的儿子,看上去好像从传宗接代的异性恋突破至同性恋,就是从体制到个体的一种解放,实际上无论是同性恋还是异性恋,都在规定着我们的身体,都是体制的约束。而电影当中,李安让威威在假戏真做之前对伟同说了一句话:“我要解放你”,此时的威威就像是喜宴这只金红色的怪兽,看似是中国的传统束缚,实则是对长达五千多年性压抑的一种释放,也让伟同从两种体制的伪装中解放出来。电影就是在伟同既想拥有我(做自己),又想尽孝道(为人子),于是身陷无法两全的左右为难,在个体和体制中挣扎,也可以称为色,戒。

最后我想说说《喜宴》的配乐,电影中东方音乐出现的时候往往都有琵琶的声音,而琵琶的节奏很快,音乐的氛围不会太过于凝重。很多的场景都有东西方音乐的穿插。在赛门向威威介绍伟同的生活习惯的时候(结婚前),配乐是欧美音乐,接着镜头一转到威威休息的镜头就变成了东方音乐,紧接着又是赛门和威威的场景,又是欧美音乐。这样的快速转换暗示的是威威这样一个东方内涵的人在美国的生活状态。在与人交往时,要按照美国人的节奏,而当自己一人时又会转换到东方人的状态。

在看完整部电影后,我发现了一个细节,不禁让我产生疑惑。电影中高爸高妈不断提及一个名叫“老张”的人,我在介绍电影时因为篇幅问题把这部分细节隐去了,在妈妈的录音带中、餐桌上都有提到,好像老张就是高家的一个管家兼厨子,可是李安让这从未露面的老张送威威一个贵重的金镯子,用意何在?契诃夫说如果在第一幕里边出现一把枪的话,那么在第三幕枪一定要响,而老张从头至尾既没有润色反衬作用,又没有推动剧情,着实让人不解。老高刚到美国,对儿子说,当年是因为逃婚才去参军的,但履行了大陆父亲传宗接代的任务,老高为什么要逃婚呢?电影最后老高对赛门那一番语重心长,“我看 我听 我了解”当中的了解(learn)会不会是他亲身经历过呢?赛门总是在家里掌厨,老张也是高家的一个厨子,让我不禁在想老张会不会就是高爸爸的赛门呢?那高妈妈就是蒙在鼓里的威威?他过去是否也办过和儿子别无二致的“喜宴”呢?电影最后三个人一起生活,决定把孩子生下来,那种和谐共生的场面,会不会也是老高老张的过去呢?细细一想又有诸多不通,我大概想多了

《喜宴》是一部很有嚼头的电影,很多地方都值得细细的品味。课上老师讲的关于剪辑、蒙太奇的运用我还是云里雾里,但是对于镜头、景别这些我很想借《喜宴》来好好分析一下。

《喜宴》当中的第一个小高潮,莫过于那场隆重的婚礼现场,这次不仅让小儿子石头去跳跳床,就连李安自己唯一一次幕前亮相,也给了《喜宴》,就一个镜头、一句台词,“你正见识到五千年性压抑的结果!”这句话憋在李安心里很久了,不吐不快。中国人通过婚礼来释放身体深处的性压抑,数千年来,有许多制度、道德约束着我们的身体,而在喜宴中,我们又创造许多习俗去释放被压抑的本能,在短暂的特殊性和酒精的操纵下,一种新的社会秩序被建立,突破文明,建立文明,身为同性恋的伟同和假新娘威威,被这种文明脱光了,在这种氛围下让不可能成为可能。

有趣的是整个对话(5个人)只有母亲和伟同在不停的说,威威有单独的近景镜头却一直不说话,父亲在两个镜头里都出现却也一言不发。但是观众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心里翻涌最大的是他们两个。母亲和伟同是两个极端,东方与西方的两个极端,但是威威与父亲则不是。威威是从大陆来到美国的,她留在美国是为了寻求自己的理想,她不是完全的美国人(没有绿卡),当高妈妈给她那些旧衣服的时候,她能感受到这些东西的分量,她内心里有传统的意识。高爸爸也不是完全的传统中国人(他懂英语),他了解到伟同是同性恋后也能够平静的接受(这一点我也很吃惊),他是不得不接受这种文化差异的人。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狂阿弥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李安的电影我看的不多,但是《断背山》给我的印象很深,当然希斯莱杰是其中一个原因,美国西部的蛮荒草原、牛仔的生活也是吸引我看这部电影的原因,但是看完以后,让我印象最深的还是李安对细节的处理。杰克保存的他们两人的衬衣,恩尼斯用自己的衬衣抱住杰克的衬衣,在得知女儿要结婚后,默默地念出jack I swear。电影在这里依旧是平淡的叙述,但是在观众的内心里已经是奔泪的高潮。我想这就是李安对故事的驾驭能力吧。

《喜宴》讨不讨喜,都和同性恋议题脱不了关系。1987年夏日的某一天,李安正在洗澡,突然灵光一闪,《喜宴》的点子出现。他当时想,要是来个同性恋假结婚,爸妈都出席,天下大乱,大概会很有意思。如果两个人光溜溜地在被子里擦枪走火,这个假结婚就更有意思了。于是《喜宴》的剧本油然而生。

《喜宴》之所以叫“喜”在我看来,它的整个氛围还是欢乐的,整个的叙事节奏也比较快,电影配乐也没有大悲的段落,人物悲伤情绪的发泄也是点到为止。剧情以一场骗局展开,个中人物为各自的目的而参与到这场骗局中来,我在第一次看这部电影的时候,总是在担心一旦骗局被揭露,这场骗局中的人命运会怎样。以我看电影的经验,遇到这种家庭题材又是亲子矛盾的电影,往往会觉得很压抑,我想导演之所以把整体氛围做成“喜”的感觉,也是为了避免这种压抑。

从《推手》到《喜宴》,李安的教养、背景都自然地反映在作品里,大陆文化、台湾文化及美国文化,都影响着李安,《喜宴》这样一个既前卫又传统的故事,究竟在讲什么呢?

在电影最后的几个场景中一直用的是东方音乐做得配乐。似乎东方人更懂得离别之时的抒情。临别时,5个人又翻看结婚时的照片,翻到最后一页,是伟同和赛门的照片。这段很有传统感觉的音乐一直伴随着离别的过程。按照电影配乐是电影主题以抽象和纯粹的方式表达的理解,这段音乐就是此时伟同父母的心声。有些凄凉,有些无奈,无法心满意足,但是也别无他求。

整部电影看上去很简单,是现代西方思想和中国传统思想的冲突,但通过这一场喜宴,事情变得扑朔迷离起来。《喜宴》的男主角是同性恋,在美国寻获挚友,找到自我认同,想自由地做自己,但他的文化和父母马上就来把他往回拉,喜宴就像一只“金红色的怪兽”,把他搞迷糊了。

《喜宴》这部电影是李安家庭三部曲的第二部,整部电影的主题有两个,一是同性恋,二是中美文化的差异,但本质上,或者说主要的还是讲中美的文化差异,只是借了同性恋这只鸡来下的蛋。这就是我对这部电影最直接与浅显的认识。《喜宴》中所体现出的文化差异其实可以看作是导演自己的切身感受。李安有着台湾与美国的双重背景,他身处的环境决定了他更能够敏感的感觉到这种差异的巨大存在。某些方面上讲,台湾比大陆传统情节更重。大陆从49年以后经历的变革太大,社会主义建设的道路上很多传统的东西都被丢弃了。而台湾由于比较稳定,很多传统的东西得以继承下来。当李安从台湾来到美国的时候,他所面对的是从骨子里就完全不同的民族。

电影一开始就设定了男主角的特殊背景。一个亚洲人带着耳机在健身房里锻炼(典型的美国人的生活方式)。耳机里放的是远在台湾的母亲寄来的录音带,依次交代了导演对故事情节的一些设定——父亲是退伍军人,还是个师长;男主角岁数不小了,父母催促相亲(典型的中国人的人生)还是很新潮的方式——择偶俱乐部。接下来赛门出场,通过一段对话介绍清楚了高伟同(男主角)与赛门的同性恋关系。至此,导演对故事的矛盾设定已经都出现了,整个叙述清楚流畅没有一点赘余。

另一个很有味道的场景是赛门与高爸爸在海边的对话。在这个镜头里,导演一直保持了一个中景的景别没有变化,有趣的是人物一直是背对着摄影机,父亲佝偻的背和花白的头发展现无疑。这样的场景,很像是一对父子在深谈。李安在这里对观众做了一个交代,骗局最终要大白于天下的,但是这个真相揭露的很平静,没有发生像伟同担心的事情。高爸爸一直装做瞒在鼓里是为了抱孙子(看到这里觉得他有点老奸巨猾),赛门说“I don`t understand”他回答说“I don`t understand!”。听到他这样讲,又看到这样一个憔悴的背影,观众很容易就明白这句话的意味。一个从战争年代走出来的老人,来到美国这样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家,面对从来没想过的问题——同性恋。文化的差异(两个国家的人),时代的变迁(老人的背影),在这个镜头中都展现了出来,高爸爸的这句I don`t understand也就不难理解了。这段对话结束的时候,导演把中景换成了远景,海水占据了画面的大部分空间,仿佛在暗示赛门与高爸爸更加开阔的心境。

《喜宴》是李安1993年的作品,李安凭借这部作品获得了柏林电影金熊奖、西雅图电影节上的最佳导演奖,以及金球奖和奥斯卡的最佳外语片提名。在他的家乡台湾,这部电影获得了第三十届台湾金马奖最佳作品、导演、编剧奖以及观众投票最优秀作品奖。李安也从此踏入国际知名导演的行列,而这才是他的第二部作品。

本文由365bet平台网址发布于内地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香港(Hong Kong)中华电力有限公司影语言的采纳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